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海南,椰树之恋

1已有 616 次阅读  2017-05-26 18:29
  海南,椰树之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西安  杨广虎
    我的大学老师韩文忠每年冬季寒假都要去海南小住。当老师就有这个好处,每年有寒暑假,哪像我们只能呆在雾霾笼罩的城市无法逃脱。
    韩老师是我们中文系的老师,教授唐诗宋词,一首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的《长恨歌》一讲就是半个月,每堂课都讲的我们涕泪长流,感慨不已。当时我们上大学,他刚从师范大学毕业,比我们大不了几岁,一起还踢过足球,喝过酒,好朋友一样。他酒量不大,爱喝酒,一喝就醉,我经常把他背回去;路上,诗情不减,嘴里吟唱: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 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邑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然后,大哭一场。
    有消息灵通的同学说,韩老师失恋了,被女朋友甩了。我听后,不以为然地说:“甩就甩了么。就凭韩老师这文采,这英俊,怕找不到老婆?”男同学们就撺掇女同学去追,可惜“妾有情郎无意”,韩老师不温不火,石头一样,最后不了了之。
    我是90年代初期上大学的,社会上下海从商之风正在盛行。自从认识韩老师,就知道他每年一到寒暑假就去海南,不知道什么原因。后来听人说了,原来是去找女朋友。1988年海南大特区建立,吸引了全国的目光。在大学里如胶似漆的女友一毕业,就被商海所吸引,整天股票、期货,放弃分配,自谋出路,离开韩老师投奔海南淘金了。韩老师是陕西楞娃,生性保守温软,乡土情结很重,父母也不愿意他远走天涯,只好按部就班,被分配到我们大学教学。虽然自己无法脱离现实,但对爱情充满希望。每次回来,在课堂上,“文臂郎君绣面女,并上秋千两搖曳”,激动一番,唱着:“我爱五指山,我爱万泉河,双手接过红军的钢枪,海南岛上保卫祖国。”还跳起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,舞姿有些滑稽,但却很认真细发。
    前年过年,我曾经跟着韩老师去了一趟海南。他已经在三亚海边买了房子,过着候鸟式的生活。冬季西北大雪飘飞雾霾迷茫,海南却是碧海蓝天,另一气象万千之景,处处充满着活力和生机,让人的心一下子豁亮起来。韩老师领着我去了东坡书院、南山大佛、大小洞天、天涯海角等地,潜水、冲浪、泡吧这是年轻人喜欢的事情,更多的时候我们在海边散步,大口呼吸着带着海味、清新的空气,辽阔广袤的碧空、澄清透明的海水、平坦柔软的沙滩,树影婆娑的椰林,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。虽然住在海南,韩老师还不忘带上陕西的挂面,我们一边清水煮面,一边唱着“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”,歌声随风飞扬,晚风吹来,拂动起门前的椰树,就像拂起姑娘的秀发,楚楚动人。“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云鬓花颜金步摇,芙蓉帐暖度春宵。”韩老师吟诵完后,摇摇头。
    我知道,“单身狗”的韩老师一直在寻找着女友,在女友过去租住的海边买了房子,希望能在海南不期而遇,可是,这样的邂逅的奇迹会出现吗?找了二十多年,大海捞针杳无音讯;再说了,海南国际旅游岛现在发展变化很快,高楼林立,五彩缤纷,即使女友回来,也不一定能寻到旧时的地方。
喝了几杯“老西风”,我劝韩老师,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!”
    韩老师似醉非醉,摇着头,吟诵道:“春牛春杖,无限春风来海上。便丐春工,染得桃花似肉红。春幡春胜,一阵春风吹酒醒。不似天涯,胜似天涯,卷起杨花似雪花。”
    一首“迎春曲”,少年壮志当拿云!看来他还抱有希望。但听说他的女朋友在海南呆了几年,已经移居海外了。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”这种情感,或许只有韩老师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    “他年谁作舆地志,海南万里真吾乡”韩老师有几分醉了,他说,“等我退休了,就住在这里了。门前的椰树就是我的身影!”
    “门前的椰树就是我的身影!”这是一种对爱情的执着,一直永远的等待。
    “生怕离怀别苦,多少事、欲说还休。”韩老师醉了。醉了,就不要喝了,我心想,就让他好好做一回梦吧,在天涯,在海角,在椰风里……
    “给我放一段秦腔王宝钏的《寒窑》!”打着鼾声的韩老师突然说。
     我用连忙手机给他下载,是秦腔名家唱的。
     “寒窑虽苦妻无怨,一心自主觅夫男。
      二月二飘彩随心愿,三击掌离府奔城南。
      四路里狼烟起战患,五典坡送夫跨征鞍。
      柳绿曲江年复年,七夕望断银河天。
      八月中秋月明见,久守寒窑等夫还。
      十八年、十八年,十八年彩球存心坎。
      十八年孤苦尤觉甜、尤觉甜,十八年未进相府院。”
      看着渐渐熟睡,嘴角露着微笑的韩老师。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,不知道他的女友知道会是怎样。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,因为爱情,不会轻易悲伤,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,我们还深情而又勇敢的活着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7年3月17日于古都安业坊
      备注: 刊发于《西安晚报》2017.5.24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