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人大记忆(二十四):感动一座桥

已有 179 次阅读  2017-06-16 14:37

人大记忆(二十四):感动一座桥

∕赵攀强 

 

  为一座桥感动,没有过,但这座桥让我感动了。我不仅为三十年前发生于桥下的故事感动,而且为修建和命名这座桥感动。

  该桥名叫“香姣桥”,横跨旬阳县城关镇殿湾、龙头两村间的三涧河上,是今年三月十日刚刚建成通行的一座固定混凝土大桥。

  初夏的早晨,阳光初露,我来到桥头,一眼望见两岸青山绿染,桥下流水潺潺,以及桥上学生那红扑扑的笑脸,浮想联翩。

  记得那是2015年春季,我陪德智主任下乡,当路过龙头小学这个地方突然停了下来。只见他下车站在路旁,凝望三涧河,沉思良久,然后对我们讲了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个真实故事:

  公元1987年6月5日,时近中午,突然狂风大作,雷鸣闪电,天昏地暗,一场暴雨眼看就要来临了。为避免河水阻隔,学校决定提前放学。教师们护送河西的74名同学来到河边,只要他们一过河就安全了。可是,就在这时,一道山洪夹裹着树枝、杂草和碎石,咆哮着从上游席卷而来。

  河道瞬间被洪水封锁,还未过河的36名同学被围困在河中心的沙洲上,情况万分危急!学校师生和附近闻讯赶来的村民二百余人立即展开生死大营救,巨浪滔天,人声鼎沸,只听见河水的咆哮声、孩子们的呼救声和救援人员的奔跑声,交织一起,响彻山空,震耳欲聋,场面极为悲壮。

  已经安全到达河西岸的何香姣同学,扔下书包,几步跨到河边,纵身跳进1米多深的激流中,奋力向前淌去,接近沙洲,迅疾背起一年级小同学何彦芳,把她送到了岸上。一趟、两趟,何香姣艰难地往返着,又将张恒燕、陈香丽相继背上了西岸。河水继续猛涨,恐惧攫住了仍困在沙洲上的每一个同学。当香姣第四次冲向沙洲时,他们一齐扯住香姣的衣襟,香姣急忙呼喊正在救人的大哥何昌印帮忙。就在这时,两米多高的洪峰呼啸而下,沙洲上还未来得及救出的二十多名同学,还有何香姣,眨眼间都不见了。人们筝船打捞,沿岸寻找,何香姣和另外11名学生再也没有出来……

  如果当时这条河上有一座桥,就不会发生如此悲惨的事件了,陈主任心情沉重地说,可是时隔这么多年,这里还是没有一座像样的能够让人安全通行的桥梁,不能说不令人心痛。

  回来不久,他提议修桥,可是钱在哪里呢?村上没有钱,学校没办法,镇上有困难。眼看快到第四季度了,修桥的事一直在搁浅着。我记不清是哪一天,陈主任主持召开相关部门负责人会议,专门安排修桥事宜。并在人大常委会审查当年财政预算调整方案时,为龙头村修桥安排150万元。

  时间到了2016年春季,我们又到城关镇的江南片区调研,同行的人大办干部来旭阳在我耳边悄悄说:“这次行走路线最好不要经过龙头村,因为那座桥还没有修,担心陈主任发现了生气”。于是我建议到其他村去,可是陈主任偏偏要到龙头村去看。

  这次陈主任真的发脾气了,他说如果放到现在,一次发生12名学生遇难,是戳破天的大事件,根本是无法交代的,难道12条生命还换不来一座桥?他对随行的同志提出严厉批评,要求加快修桥进度。之后他又主持召开有人大办、交通局、财政局、城关镇等单位负责人参加的专题会议,要求尽快立项申报,争取项目支持,解决修桥资金问题。

  县交通局雷厉风行,特事特办,安排专人负责修桥事宜。城关镇积极配合,做好协调。2016年4月26日,人们盼望已久的修桥工程终于破土动工,经过近一年的紧张施工,于2017年3月10日竣工投入使用,工程建设总投资209万元。此桥的建成通行,有效解决了殿湾、龙头两村及龙头小学、金洞敬老院近两千人的出行困难,带动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。

  今年四月中旬某天,陈主任再次带领我们到城关镇江南片区调研,当走到龙头村时又停了下来,看到桥梁修得坚固大气,十分满意。他笑着对我说:“桥修好了,安全隐患彻底排除了,但美中不足的是桥的名字没有起好,这座桥应该叫香姣桥,还应立碑纪念,让何香姣舍己救人的精神世代相传”。

  我觉得桥头刻写的“金洞中桥”几个大字,确实没有“香姣桥”意义深远。据资料记载:为了表彰何香姣舍己救人、勇敢顽强的高尚行为,共青团安康地委追认她为“新长征突击手”,共青团陕西省委授予她“优秀少先队员”称号,追认她为“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”,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她为“革命烈士”。这些都是旬阳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,值得永远怀念。

  有天早晨,我找到交通局长,说明了更改桥名和立碑纪念的意图,局长认为想法很好,表示大力支持,并让我尽快将碑文写好拿去。

  虽然我写过不少文章,但碑文从来没有写过,有点“老虎吃天无从下抓”的感觉。为了尽快促成此事,我硬着头皮写出半页,送给领导审阅。过了一天,领导笑着对我说:“你写的这段文字根本不像碑文”。

  我有点着急了,四处求救,结果张三推李四,李四推王五,看来旬阳能写碑文的人少之又少。后经文化部门的朋友指点,我找到了旬阳县博物馆原馆长罗金贵。头天我发去相关资料,第二天他就发回碑文初稿。

  拿着请人重写的碑文呈送领导。不一会儿领导手上拿着那张文稿就来找我了,满脸笑容,,边走边说:“写得好!写得好!”看来,专家就是专家,学者就是学者,非我辈所能企及的。这件事使我深刻认识到: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

  我将碑文及时发给交通局负责人,长长出了一口气,身子一下轻松了许多。但愿何香姣的故事,能够通过香姣桥永远流传下去,缅怀英雄,激励后人,让更多的青少年负起时代担当的历史责任!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