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散文网
中国散文网首页 > 美文欣赏 > 正文

公园

中国散文网 作者:韩浩月 发表时间:2016-09-12 我要评论(0)
字号:T|T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园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韩浩月

    公园就要拆去,别拆去记忆——金海心《把耳朵叫醒》

    公园破败了。门口冷冷清清,摆着卖风筝的摊子。这还是两年前我看到的,当时想,很快这个摆风筝的摊子也会消失的,去年经过那里,果然,公园的门前已经门可罗雀。

    每年回一次老家,所以每年也只能看到一次公园的门口——甚至从来没有再走进去过。在老家有很多事情要做,很忙碌的样子,想也不会想到去公园里看一看。只有在离开的时候,通过公共汽车的车窗匆匆看它一眼,它在外面一闪而过,如照相机按下快门,那瞬间的景象,如逐渐冷却的烙铁,在内心流下淡淡的灼伤。

    公园的建设经历了漫长的时间。那会我在县城东边的镇政府上班,家住在县城西边,穿过公园,可以节省很多路程。他们打算把公园里的那条河蓄满水,让它干净、清亮起来,但是始终,那条河都是灰色的,河面上落满了枯叶,翘起的树枝上落着不知名的水虫子。

    某个夜晚骑着摩托车送喝多了酒的朋友回家,要穿过公园。公园里的道路弯曲而松软,摩托车的车灯在黑暗中照出一道光明的线束,那光束左右摇晃、忽高忽低地在树木中间游弋着。记得我送了一位朋友之后,又送了另一位,送了另一位之后,又再送另一位,那个夜晚,公园是属于我的。我的穿行小心翼翼,整个公园不再像一个迷宫,它简单到只需要本能地沿着它给出的道路行驶,就不至于会摔倒。

    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想起那个夜晚。摩托车的轰鸣声消失了。河面上的虫鸣声消失了。天空上的月亮、星星和稀薄的云彩也消失了。公园成了整个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穿行,平时那些松散的孤单的甚至有些奇形怪状的树,构成了一个茂密的丛林,即便是在黑暗中,它也一点也不显得阴翳。也许,那个时候我就预知到了公园的未来,它终将像一个老人那样,变得安详,让人有点难过,但更多的却是信赖。

    公园一直是孤单的。在开园的那一天,我也去了。门前人潮拥挤,锣鼓喧天中,人们在热烈地舞着狮子,小孩子们举着气球跑来跑去。而我对这些一点也不关注,而是径直走进了公园里,想看看它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。进入之后,是一个巨大的白色塑像,塑的是当地一个很有名的古代人,塑像做的很粗糙,它的存在让公园显得更加空荡。

    公园里的垃圾还没有彻底扫走。我在一个堆满砖头、水泥块、杂草的垃圾堆边停了下来,停下来是因为我惊异地发现,在这堆垃圾里,居然骄傲地生长的一株向日葵。一株生长在垃圾堆里的向日葵,让我时常在多年后的某个夜晚醒来,看见那朵金黄的向日葵在空洞洞的房顶,散发着温暖的光辉。这株向日葵是命中注定要走进我的记忆里的,我这么固执地认为,人的一生漫长曲折,一株植物压根不代表什么,可我一直觉得,它像与我擦身而过的朋友,他对我说了一句话,那句话,影响了我的命运。

    一株向日葵怎么可能说话呢。我竭力回忆,只记得它那么孤单地站着,天气还算是晴朗的,可它却不像人们说的那样,仰头追逐着太阳,它那么漫不经心地低着头,仿佛思考一些什么。它丝毫不顾自己的身份,那么骄傲地、孤独地自以为是地在公园里惟我独尊般地站立着,甚至对脚下粗砺的垃圾也是藐视的。它那柔弱的颈,让人担心在夜晚来临的时候,会慢慢地断掉,想到这儿我赶紧断了继续往下想的念头,迅速地走掉了。也许,从那之后,不管到哪里,我也成了一株向日葵吧。

    在公园里,我给一个女孩拍过照。她穿着黑色的半袖T恤,站在灰色的河边,时间是寂静的秋天,几棵枯树栽倒在水里很久了。这样的场景实在不适合作为拍照的背景来使用,可我还是用那台简陋的照相机,拍出来一张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是最好的一张照片。照片里,那一汪死水,神奇地具备了生动的力量,也许不过是一个小虫子在我按下快门的瞬间,跳进了河里,漾起了几圈波纹。也许不过是那个纯洁的女孩,在一瞬间感觉到了爱情,也许,也许,在那一刻,天气,景物,风速,光线,命运……都统一地流露出它美好的一面,而我把它抓住了。

    某一个下午,我和老蒋、小马以及我们三个人的女朋友,在公园里聊天。我们坐在公园的城墙上,那城墙是后来人工建的,都是冰冷的石头。女孩们在四处寻找着好看的风景拍照,我们三个人默默无语地看着远方。那天具体的聊天内容忘记了。如果让我来说,我会认为那天我们什么话也没有说,我们只是让其中的一个女孩帮我们拍了一张照片。这张照片现在存在我家里的影集里,每次看到它我总会心里一沉,整个人仿佛瞬间回到了过去的时间段:老蒋对着镜头微笑着,黑色的眼镜让他显得很憨厚,小马看着我们俩,还是那幅永远的弟弟的样子,而我看着远方,一个我不知道的远方。

    后来,去过无数个公园。再好看的公园走进去后都会很快变得兴趣索然。有一年,听说一位导演拍了一部名字叫《公园》的电影,可惜没有公映,在网上寻找了很久,也没有找到。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公园吧。我的公园,没有故事,没有情绪,只有几个简单的剪影,可它却永远在那里,不管我会不会回去……

作者简介:韩浩月,男,70年代出生,山东郯城人。现居北京。时评人,影评人,专栏作家,中文网络知名写手。亦曾在十余家传统媒体开设专栏。出版畅销书《I服了YOU——写给大话时代的告别书》,及男性话题作品集《男人道》《涩男人》,影评集《一个人的电影院》,随笔集《午睡主义者》、《一个人的森林》等十余种博客中国十年影响中国100名博客之一。第一、二届华语电影优质大奖评委。为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新京报》、《京华时报》、《深圳商报》等多家媒体撰写文娱评论。

相关阅读:

无相关信息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[责任编辑:wangchun]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      网友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如果你对中国散文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给管理员反馈。管理员邮箱

散文信息

网站首页 | 投稿中心 |
Copyright © 1998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西大现代中国散文研究所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4154号-2